Wholede

…我爱他们。

【Harry X Eggsy】不知道起个什么名字...

抽梗抽到哈蛋囚禁梗,一个段用了三个活动嘿嘿嘿,放完就跑真刺激X
圣诞快乐!

黑暗通常意味着肮脏,恐惧或者危险。
处于被动地位,不知道将会面对什么。

艾格西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身处这样的环境。更糟的是,他坐在地上靠着墙壁,头疼难忍,双手被铁链禁锢,浑身无力。

“有人吗?”

他晃晃嗡鸣的脑袋,试探性地喊了一声,音调让自己尽量听起来无辜。

没有回音。

这里做了软包处理,完美的隔音效果,没人会听到他的声音。
他突然意识到架在鼻梁上的眼镜被人摘走,甚至连尾戒也没了,至于其余的他猜测也一并被摸走。难道又是金士曼的人?脑中蹦出的想法吓了自己一跳,艾格西努力理清思路,试图记起之前发生的事,但只能回忆起零星的画面。

是萨维尔街,离金士曼不远的拐角,有蓝色遮阳布的甜品店......
艾格西渐渐想起他正准备回金士曼,顺带给洛克西捎上焦糖布丁。
不对,还有一个人

哈利

他开始紧张起来,太阳穴突突地跳,哈利哪去了?
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四周一片漆黑,和闭上眼睛没有区别。
这里静谧得如同墓穴,只听得到自己的心跳。
艾格西深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尝试用其他感官发现一些信息。
嗯......空气里似乎有股很淡的味道,混合气体的特殊香味。如同倒扣箱子般的房间让这种味道得以保存,他仔细辨认,似乎是哈利惯用的那款香水,艾格西对那种味道简直太熟悉,在“某种情况”下几乎整个鼻腔都是那种味道,也许哈利不久前正和自己待在同一个地方。
正当他考虑如何用身上剩余的物品逃生时,一串按键声从左前方传来。艾格西紧紧盯着那里,全身肌肉紧绷,血液涌向双腿。
门终于被打开,刺眼的光分割出一块矩形区域,铰链摩擦声听得人牙根发紧。
艾格西半眯着眼尽力想要看清来者,但这时门又被关上,伴随一阵轻微的按键声,光线瞬间填满整个屋子。原来这不是间空屋,离艾格西不远处有张铁制长桌,桌旁有把皮质座椅,扶手边的架子摆满了东西。

“哈利?!”
艾格西惊讶的望着眼前的人
“你逃出来了!”

男人没有回应,踱步走到座椅旁放松地坐下,将脚踝搭在另一只腿的膝盖上,垂眼看他。

“难道,这又是金士曼的训练?”
艾格西不解的挑眉,半开玩笑地问。

此刻艾格西双手被铁链拉到两旁,身上的致命处直接暴露在对方面前。哈利的视线从男孩湖绿色的双眼移到脖颈处的几颗黑痣,缓慢开口:

“的确如此。不过我想加点私人感情,希望你不会介意。”

评论(1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