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lede

…我爱他们。

【艾格西的赌约】 Harry/Eggsy

写完才发现不到五千字(拜托人家的肉文连个前戏都比你多(不是
然后就悄悄把之前的也一起搬上来X
真·小学生水平,不是谦虚,慎(让我尴尬死吧
————————


日历上又被划了一道。

自哈利回来后已经一年零四个月又两天。
哦不对,算上离约定日期不远的被划掉的今天,一共是一年零四个月又三天,
艾格西不甘心的又用手指数了一遍,
“1、2、3......14。”

该死的一日不差。


他脑子里又浮现出那天跟洛克西打的赌,
“要是...要是哈利能活着回来,我...我就在五百天内把他泡到手。”
艾格西把双手放在脸上颓废的上下搓着,他似乎还能嗅到当时满嘴的酒味。


艾格西清楚的记得哈利回来的那天,
伦敦照例是烦闷的阴天,街道上的人像往常一样匆匆行走,没有出现暴动现象。啊,看起来一片祥和。金士曼成员也按部就班没有人迟到,一点儿要发生这事的征兆都没有。直到枯燥的早会结束后,骑士们通过眼镜看到了一个人


“哈利·哈特,我想就不用我介绍了吧。收起你们惊讶的表情,尤其是你,实习加拉哈德,别再擦眼镜了,你再不带上他又要消失了。”
于是在执行任务时冷静果断的安文先生手忙脚乱地将眼镜插回脸上。
“早上好,艾格西。”名叫哈利的影像正朝激动得满脸通红的男孩微笑。他哪里都没变,一切都如从前那般优雅,就连额角上褐色的伤疤也消减不了

虽然艾格西现在仍控制不住擦眼镜的冲动......

耶稣啊,这种情景只在梦里出现过,他很难相信这是真的,身体里翻涌着激动与惊讶,强烈的情绪涨到大脑,一下子将眼泪逼出,他的心脏剧烈跳动,脑中一片嗡鸣,所有字母聚到嘴边却只喊出了这个人的名字,
“哈...哈利...”
“是的。”
“你没有...”
“没有。”他的语气温和想要安抚眼前的人
就在艾格西真的抽泣起来前,梅林打断了他们热切的眼神交流
“好了,实习加拉哈德。等你真的见到上任加拉哈德你再慢慢询问事情经过吧。” 梅林对上哈利的眼神 “两分钟后起飞,保持通讯。”
“保持通讯。”哈利朝男孩点头
哈利在视线里消失,就像上次那样迅速,只不过这次消失带来的是期待。
艾格西开始幻想着三个小时后两人真正的见面是什么样子,也许首先是一个热烈的拥抱....然后...

“艾格西...

不过,坏女孩洛克西在耳旁小声的提醒打断了他

别忘了我们的赌约。”
.........

“Shi——t。”


——————————


“准备好了吗?”通讯器传来比当事人更紧张的声音

“好了好了。”艾格西发现自己的手有点抖

“现在,进去。”女骑士喝了口茶,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

于是艾格西把手搭在门把上向下一拉,推门而入。他朝坐在办公桌后的人一笑才记得回头敲敲门。

“这次我敲了门。”

“如果在开门前的话我会感激不尽。”哈利抬起眼皮望了他一眼又继续手头的工作,“有什么事吗?我好像没有叫过你?”

这时艾格西才想起他是来干嘛的,于是刚才进门后大大咧咧的笑容逐渐消失,双手有些局促的放在身旁,拇指搓着食指

“晚上...请你吃顿饭..可以吗?”

“好的。” “不对!”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通讯器传出一声懊恼的叹息

“七点可以吗?”艾格西决定先不管洛克西的反对

“再合适不过。”

“晚上见。”

“晚上见。”

关上门出来后,艾格西仿佛灵魂被抽干一样,呆呆站在门口

“你搞什么?!”女骑士的声音带着责备

“我不知道。”艾格西的声音有点恍惚“我现在只知道得去订个餐馆。”


——————————


艾格西感觉身体有些僵硬,双手微凉,血液不断涌向双腿,时刻准备下步动作。他紧贴墙壁深吸一口气,头缓缓向外探去。刚瞄了一眼,就立马有三颗子弹擦过墙边。
“梅林,我被包围了。”艾格西吐出一口气“十五个人。”他有点绝望,捏了捏手中的枪,这是除梅林的声音外唯一让他感到安心的东西。
“兰斯洛特正往你那赶。”梅林顿了一下,发出啜饮声。噢老天你现在还喝的下去,“十秒。”
“我估计。”艾格西回想刚刚的那一瞥,而此刻他听到了枪支上膛声“我也只剩十秒了。”
他深吸一口气,看了眼拿枪的手,感谢之前那二百一十四次任务和梅林的变态训练,就算现在高度紧张也能稳稳握住枪,将子弹万无一失的打入敌人的脑袋。艾格西在心里默默倒数,心脏随着逐渐靠近的脚步声一点点沉下去,他全神贯注不敢移动毫分。

终于,无比美妙的轮胎摩擦声响起。

伴随一阵惨叫,艾格西毫不犹豫窜了出去,默契配合着同事的行动。他迅速抬起手给了正要扑上来的人一枪,随后顺势用枪托砸在另一人的鼻梁上,侧身一踢。像是经过精准计算一样,艾格西刚一抬起腿跨过尸体,洛克西的车就撞开那帮人开到他面前。

艾格西把自己重重摔进舒适的后座,手中的枪还没来得及放下就对着前座表达自己的感激:“亲爱的你太及时了!就差一步我就去见前任亚瑟了!”
好友哼了一声,从后视镜朝他看了几眼:“问个问题?她的手指在方向盘上敲了几下。
“你说。”艾格西迫不及待拿起眼前的酒

“呃...昨天的晚餐如何?”洛克西好奇地从后视镜打量着他

......
“什么??!你认真的?”实习加拉哈德听到这话不可思议的盯着女孩“我刚刚差点死了!你现在不应该关心我受没受伤吗?”
女孩翻了个白眼“总会有人关心你的身体。”她单手掌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点了点眼镜腿“说吧。”
艾格西扭捏了一阵才极不情愿的说“什么都没发生,一顿正常的晚餐。”
洛克西稍稍瞪大眼镜,在帕西瓦尔叔叔的口中,哈利哈特可不是个老实人,她觉得好友一定忽略了什么。
安文先生正愁眉苦脸怀疑着自己的魅力,看到女孩没说话,他更没信心“你说哈利是不是不喜欢我?”

..........
洛克西觉得她刚刚翻了一个最大的白眼“我都不知道要怎么说你了。”她叹了口气“说真的谁都看得出来他喜欢你。”
“除了我。”
“对除了你。”
“......”
“说真的你们都是单身,现在又是二十一世纪,你追他又不犯法。为什么你不像哈特先生其他的追求者那样光明正大呢?”
艾格西思索着好友的话
“...其实...你的眼神已经很明显了,只要让他确定你的意思。”
对方眨眨眼“比如一束鲜花?”
虽然很俗但...
“没错一束娇艳的玫瑰。”

“所以这是什么意思?”梅林拨弄着娇嫩的花瓣,指尖沾上新鲜的水珠“艾格西那小子终于开窍了?”
哈利意味深沉的哼了一声“你觉得他喜欢我?”

..........
梅林觉得他刚刚翻了一个最大的白眼“得了吧,你明知道答案却偏偏想要从别人的嘴里听到。小朋友看你的眼神只要不是瞎子都感受得出,我甚至担心他下一秒就要扑过去。”
原本听到这话显露出些许笑意的哈利嘴角又渐渐塌下来
“我知道你在顾虑什么,把那些话暂时咽到肚子里去,我不想听你变相秀恩爱。”梅林将平板的画面切换成艾格西的眼镜界面“不过作为老友,我建议你们两人开诚布公。”
哈利望向平板上的画面,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叩叩。”敲门声
“我会跟他谈谈的。”哈利朝梅林点点头
“你谈得是恋爱,别搞那么严肃。你放心,我会屏蔽一切干扰。”梅林夹着平板走向门口,把门打开和艾格西打了个招呼。
“呃...”艾格西看向哈利,余光瞟到桌上突兀的花朵,不好意思的咳了两声“梅林说你找我?”
加拉哈德挑起半边眉毛
“噢是的,真是感谢我们热心的魔法师。”


而后勤室这边某些人正为自己做了件好事开心不已


——————————


艾格西从未感觉如此头疼,他发誓,就算是梅林让他用勺子当武器也没让他这么绞尽脑汁。
“洛克西,你得帮帮我。”艾格西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痛苦
“什么事?你在哪?”女骑士一听到好友求助的声音就立刻坐直身子,按紧扶手,双脚踩地随时准备出发


“嗯...我到底要买哪种玫瑰?”
..........


洛克西觉得刚刚的白眼差点翻不回来


不过这事说起来她也有责任,短促叹了口气后开始提出建议
艾格西站在花架前认真聆听,时不时点点头,伸出手指捏起一朵玫瑰仔细观察。售花员脸上始终带着微笑安静的站在一旁,准备随时提供帮助,像安文先生这样看起来有钱挑剔并且英俊的绅士,她是非常愿意招待的
终于结束了临时课程,艾格西看着白色花架上娇嫩鲜艳的玫瑰长长吁了口气,仍然一副犹豫的样子。在他想要把所有品种都买回去时一旁的售花员及时出声
“抱歉先生,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售花员的声音小但清晰
艾格西回过神习惯性勾出一个微笑 “噢是的,谢谢您女士。我想选一束玫瑰送给...喜欢的人。”
售花员眼里闪过一丝遗憾,不过脸上仍然带着笑容 “我想这款就很适合。”艾格西随着她的手看向中间的花架 “这款花在情人节非常受欢迎。”
艾格西觉得他是不是眼睛有问题,要不然怎么没看出这款玫瑰和其他的有什么区别?
最后他还是选择挑了一捧看起来没那么夸张的玫瑰


“所以你买了一束花骨朵?”洛克西盯着被牛皮纸包裹着的玫瑰,花瓣带有露水松松包在一起
“我觉得哈利应该不喜欢张扬的东西。”艾格西准备趁男人还没来送到办公室去
......是的,哈利说过绅士应该低调。他低调的成为了金士曼迟到三十年的人;低调的用雨伞干掉了那群混混并成功捕获某人的芳心;低调的当着所有人(他没关眼镜)讲樱桃笑话;低调的用光武器干掉整个教堂;低调的出现在所有骑士面前的投影里顺带秀瞎了我们,洛克西内心快速滚动一长串句子
“我只要放他桌上就可以了?”艾格西抱起花束
“不介意把你也放在他桌上亲爱的。”洛克西快速笑了一下
艾格西选择忽略了那句(最重要的)话只将花放在办公桌上,为了让哈利知道是谁还特意用自己算不上好看的字在便利贴写上“早安”,他满意的看了一眼便掩上门悄悄溜出房间

心情大好的艾格西觉得今早的咖啡比以前好喝多了


——————————


此刻艾格西站在房间中央,眼神不断瞟向站在眼前的哈利,憋了半天终于憋出一句早安
“早安男孩,你已经写在纸上了。”哈利拿起玫瑰仔细端详“很漂亮,谢谢。”
“你喜欢就好,我担心我的审美...虽然我觉得他们长得都差不多。”

当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时,隔壁梅林和洛克西正一人紧盯一块平板对着频道里的围观群众直播进展

哈利上前了一步,他的手搭上艾格西,问艾格西送花的意图。(梅林的声音平静)
艾格西抖了一下,该死他低头了我只能看到两双脚尖....什么?他说吃晚餐?又是晚餐?(洛克西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绝望)
哈利答应了这个提议...噢他反问了,艾格西你应该知道送玫瑰的含义可不只是邀请对方吃一顿晚餐。(梅林一字不落的念出来)
感谢,艾格西终于直视他的眼睛...噢我的天这么温柔是加拉哈德的眼睛?(洛克西感觉自己的眼睛好辣)等等他说了什么??
他说他知道(梅林补充)......(梅林思考着顿了一下才念出来)我喜欢你,哈利(眼镜里发出憋笑的声音,一旁的洛克西也有点想笑)闭嘴不然别想听到发生了什么(梅林将尴尬掩藏在威胁里,笑声立刻消失)


“我喜欢你,哈利。”
艾格西终于把被舌头碾压过几百次的话说出来,“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感觉,也许是惊讶,恶心甚至毫无感觉,但我不想再继续欺骗我的内心,我喜欢你。可能是在很久以前...”艾格西注视着哈利轻微摇头“但我意识到时你已经...已经...”他停顿了一会低下头又迅速抬起,脸颊因情绪激动变得通红“抱歉,希望这些话没有困扰你...”怎么可能会困扰他,艾格西心里的小人大声说,他可是迷人的该死的哈利哈特,处理这种情况对他来说完全游刃有余

嘀嗒—嘀嗒—,房间里只剩下钟表走动的声音
艾格西说完才感到紧张和难为情,就算他做了最坏的打算。他静静等待哈利的回应,屏幕前包括收听直播的人也都屏住呼吸,焦急的等着这位圣洁骑士的回答。没来得及赶上直播同事们十分期待并且强烈要求魔法师录下来,事实上他们已经开始准备年会话题了

“哈利,我认真的,跟我交往吧。”
“艾格西,我很荣幸能得到你的青睐,你是一位勇敢忠诚的年轻人,你身上有许多优点。”哈利停顿了一下,而艾格西因此呼吸一窒 “但我恐怕不能接受这份爱。你有着无限美好的未来,不该把热情放到我这个老年人身上。更何况你的父亲因我而死,要是我再把安文夫人的儿子夺走......这对她很不公平。”


“那对我就公平吗?”艾格西终于打破沉默,他真诚的望着哈利的眼睛 “我说的这番话不是心血来潮。


“我考虑了很久(是啊,至少有五百天,洛克西对梅林说),我非常明白我们之间的情况,但这不是你拒绝我的理由。哈利,我知道你对我也有这种感觉,对吧?我能感觉到你对我不是出于礼貌,洛克西他们也这么说。”艾格西双手紧握,认认真真的说出每一个词 “哈利,我非常喜欢你,并不是出于好奇或是其他什么原因,我希望和你交往,并且做好了一起生活下去的准备。”

加拉哈德的瞳孔因最后一句放大,他沉吟半晌 “是的,我对你也有感觉.....”
“那你在犹豫什么?还是说你在害怕什么?”艾格西并没打算让哈利继续说出拒绝的话 “你相信我吗?”
“我相信你。”
“你相信你自己吗?”
“...我相信。”
“那你他妈就不该犹豫然后把这个机会放走。”艾格西显然很激动,接着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迅速伸手捧住(其实那个力度用抓也是可以)加拉哈德的脸然后用力亲下去,紧紧压住他的嘴唇



“干得好艾格西!!”围观同事们不约而同发出赞叹,尤其是洛克西,她甚至用力拍掌并且非常不淑女的喊了句 “做得他妈的好极了!!”
接着梅林根据两个屏幕的清晰程度轻而易举的判断出这个吻是何性质并且....非常,适时的,关上了屏幕



“不好意思,请问我刚才是从眼镜里听到了叹息的声音?”

评论(8)

热度(56)